教育 | 旅游 | 女性
健康 | 视频 | 汽车
供求 | 论坛 | 摄影

山西岢岚:骡子丢失引发的手铐风波

2014-02-27 00:53:00   来源:三晋都市报  作者:何玉梅   评论:0 点击:

核心提示:为了侦破一桩骡、马丢失案,岢岚县警方给同母异父的两头骡子进行了DNA鉴定,鉴定结果却使案件陷入了僵局:骡子的归属难下定论,丢失骡马的游家母女又戴着手铐出走……  骡马突然失踪  游

 

\

 

 

  为了侦破一桩骡、马丢失案,岢岚县警方给同母异父的两头骡子进行了DNA鉴定,鉴定结果却使案件陷入了僵局:骡子的归属难下定论,丢失骡马的游家母女又戴着手铐出走……

  骡马突然失踪

  游二堂是个爱牲口的人,尤其对这头失而复得的骡子更是爱惜备至。早晨一起床,他便到槽前给骡子添草,并亲切地抚摸着骡子的头和背。

  家里冷冷清清,妻子和女儿离家快3个月了。陪伴他的只有几十只羊和这头骡子。“40多亩地,今年种了5亩,其余都撂荒了。”

  岢岚县宋家沟乡程家村,位于岢岚县东南部。村里总共100多口人,地广人稀。宋家沟乡下辖8个村庄,随便向人问起游二堂,无人不知,不仅因为其是乡里的一名兽医,更因为他家里的那头骡子。

  当地畜牧业发达,几乎家家都有羊和牲口。人们习惯将牲畜放养在山坡上,主人们两三天去看一次。饿了吃草,渴了就去河滩里找水喝。牲畜们倒也乖巧,不会随便跑到别的地方。绿草、蓝天,羊群、马匹如流云飞絮点缀其间,还有在田野里劳作的农民,勾勒出美丽的田园风情。如果天下无贼,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将永远是那么宁静祥和。

  然而,贼来了。

  今年1月27日,游二堂像往常一样去山坡上看自家的一匹马和两头骡子,到了山坡上,他傻眼了,马和骡子都不见了。马是两头骡子的母亲,今年18岁,大骡子13岁,小骡子3岁。母子从小在一起,形影不离。母子仨到底去了哪?

  骡子比马吃得少还比马能干活,庄户人家就喜欢这样的役畜,游家几十亩地里的庄稼活儿,都指着这两头骡子。家里的得力干将丢了,且一丢就是母子仨,这可急坏了游家人,一道道沟里,一个个山圪梁梁上,游家找了个遍,也没看到那母子仨。

  游二堂认为,自己家的马性情温顺,肯定是被人牵走了。

  过了春节,游家人打听到吕梁市的兴县逢集,集市上有骡马交流会。兴县与岢岚接壤,之前,游二堂已去过相邻的岚县和五寨,他决定去兴县集市上再碰碰运气。“自己家的牲口不会自己走丢,是被人偷走的,偷了肯定要想办法销赃。”

  3月7日一大早,游二堂便乘车去了兴县。他在卖牲口的地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家的大骡子:一身棕红色的毛,高大健壮。脖颈上有一块白毛,那是骡子小时候受伤痊愈后长出来的。骡子抬头看到游二堂,离得五六十步远,就对着他叫唤了几声,“养了十几年,它认得主人,跟主人也有感情。”

  试验大跌眼镜

  他仔仔细细将骡子打量了4次。“你看了半天要买吗?”卖骡子的人问。他走到一边,先后给兴县和岢岚警方报了案。

  接到报案,岢岚公安局刑警队长冀智宇立即带人赶到兴县,与兴县警方一起将卖牲口的刘某带回当地公安局讯问。卖牲口的刘某是兴县瓦塘乡百会村人,其自称骡子是陕西神木一个人卖给自己的。

  冀智宇让游二堂把找到的大骡子先拉到兴县的亲戚家中,然后和兴县警方带着游二堂的儿子和其舅舅去了刘某家。看刘家是否还有另一头骡子和马。

  到达刘家已是第二天凌晨1时左右,警方没有惊动刘家人,让游二堂的儿子游兰柱自己去圈内辨认。刘某家的圈里有十几头牲口,山上光线很暗,游兰柱拿着手电筒照了一圈,他摸了摸其中一头骡子的鼻子,骡子叫了一声,他牵骡子,骡子也乖乖跟他走。直觉告诉他,这是自己家的小骡子,深更半夜,他又没敢太确定,决定让父亲再来看看。

  办案民警连夜赶到了神木,游兰柱和舅舅回了兴县。

  3月8日,游二堂和儿子等一行四人再次来到百家会刘家辨认自己家的牲口。游二堂认出了小骡子,跟儿子相认的是同一头骡子。此时,做完笔录的刘某也已回到家中,声称牲口不是自己偷的,是从别人手里买的,说什么也不让游家父子拉走小骡子,游家人只好返回兴县等待警方的消息。

  警方在神木找到了刘某所说的卖主,并让游家人将大骡子的相片通过QQ给他们传了过去,以便让卖主辨认。卖主所说的骡子毛色、出卖日期均与游家提供的信息不符,并称所传图片不是自己卖给刘某的牲口。

  虽然现有的证据和证词都对游二堂有利,为了确定骡子是否为游家所有,警方还是决定做一个试验。都说老马识途,骡子的母亲是马,体内有马的遗传基因,也应该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  3月9日,岢岚县警方让游家人将大骡子从兴县拉回程家村村口,让牲口自己走回家中。宋家沟乡政府的工作人员、贩卖牲口的刘某父子、警方办案人员、程家村部分村民等,像欣赏一场隆重的庆典,众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头骡子能否找到回家的路。

  游二堂放开缰绳,或许是因为几经辗转长途跋涉,骡子有些心力交瘁,或许是众目睽睽,骡子有些慌不择路,骡子跑到了与程家村相距1.5公里的安子村。这一结果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但在场的程家村人均签字按手印,证明这头骡子是游家的。游二堂将骡子牵回了自己家。

  需做亲缘鉴定

  3月10日,游二堂到岢岚公安局要求往回拉另一头小骡子,办案民警提出要给两头骡子做DNA鉴定,并让游二堂交纳5000元鉴定费。

  游二堂今年56岁,1978年毕业于原平农学院,1980年在宋家沟乡兽医站工作至今,从事30年兽医工作,他第一次听说骡子也能做DNA鉴定。这两头骡子虽同为自己家的马所生,但属同母异父,且父亡母失踪,咋来做这个DNA鉴定?

  为此,游二堂专门请教了同门师兄弟及忻州市的老师们,“他们都觉得做这个鉴定没意义。”游二堂回家跟妻子商量此事,妻子心里七上八下,“别小骡子没弄回来,大骡子再被人拉走了。眼瞅着就夏种了。”

  给骡子进行DNA鉴定,游家人心里没底儿,岢岚警方也是第一次尝试。“老马识途试验,骡子没跑到游家,这头骡子有争议,只能用科学的办法解决争议。人可以做DNA鉴定,动物能不能做,我们咨询了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刑事物证鉴定中心,人家说能做。”岢岚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冀智宇说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岢岚 骡子 手铐

上一篇:岢岚王家岔乡:道德文化影响一代代村民
下一篇:看岢岚运管咋管“早产营运证”

评论排行
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 
忻州论坛
更多>>